生態系統 07 如何練就處變不驚的態度

有三種方式,一種是見過更大的風浪,第二種是經歷多種類的意識形態,第三種是獲得更多選擇權。

第一種: 見過更大的風浪

第一種比較好懂,你見過更大的風雨,經歷更大的挫折之後,以往你認為難受的事情現在感覺起來就變的很小。

比如過去我認為在某個場合與人交朋友聊天很困難,但是自從我接觸搭訕,經歷一番洗禮後,比起搭訕跟路人互相尬聊,在某場合聚會的陌生人聊天簡單多了。

或者曾被人拿槍抵著頭的經驗,你往後遇到的威脅事情反而覺得沒什麼。

也可以是經歷超重要的專案,最後順利結案幫公司度過難關,往後遇到較小專案會更有信心去處理。

第一種的特點在於他只能針對類似案件,比如搭訕跟聚會都是認識陌生人,只是難度不同,被拿槍抵頭與被口頭恐嚇一樣是威脅,超大專案跟小專案一樣是專案,難度不同。

但被拿槍抵著頭的經驗沒辦法拿去處理小專案,你還是會緊張,所以,第二種類別可以解決這個部分。

第二種: 經歷多種類的意識形態

以減肥為例子,市面上減肥方式很多種,生酮、斷食、少量多餐、少吃多動等,那麼誰才是對的?

NLP 假設前提之一:「每個人當下所做的選擇,是他當下認為最好的選擇。」

沒有人會認為自己選擇的是錯誤的,相反的當你認為自己的意識形態才是正確的,那正是因為你做了這個選擇。

從宇宙的角度來看沒有對與錯,就只是存在那裡而已,就算哪天地球爆炸了,也只不過就是爆炸了而已,如同每天太陽從東邊升起西邊落下那樣子自然。

人類的決策通常來自理性與感性,但這兩者的標準來自於此人過往的成長經驗、情緒反應、信念價值觀、人格面具、身份認同等等綜合複雜原因而產生。

比如我過往看到女生把酵素加到奶茶裡相信可以減肥這件事情很好笑,但或許這件事情對她而言是可以先跟減肥做連結的行為,因為要去健身房的決策對她的神經反應太過疲勞了,不如先用加酵素的行動讓大腦神經開始啟動。

等到大腦感受到真實回饋沒有效果後,神經反應就更能接受去健身房或是調整飲食。

而我要能夠觀察到這些可能,就必須經歷不同種類的意識形態,甚至矛盾的意識形態,除了瞭解想減肥的人的內心世界,也要了解那些胖到極端仍不願減肥那群人的內心世界。

其實我自己也一樣,面對牴觸的意識形態,情緒反應會很激烈,但是經歷過情緒反應並觀察自己情緒反應後,往後對於牴觸自己的意識形態反而會懂得讓情緒流動,使情緒反應快速下降,讓理性回來接管大腦。

這都要透過長期訓練,並浸淫痛苦的意識形態當中逐漸練成。

是說,就算你能理解所有意識形態,你仍然要選邊站,不然你只能一邊痛苦一邊理解,那會使你累死,這會是什麼情況?

當你是選擇要創業的人,結果身邊的朋友都是月光族基層員工,那你是在折磨自己嗎?

可能是你不敢拒絕對方,或者基於某個原因不得不與他們一起生活,這時候第三種類就要站出來。

第三種: 更多的選擇權

當你擁有夠多選擇權,照理說你是有辦法選擇自己的生態圈,甚至自己營造一個生態系統。

這就像當員工時還在學習階段,當你有能力後就能夠開始創業或接案,使自己有自己的工作系統,安排自己的工作內容。

但創業或接案,為了賺錢無法讓你挑案子與客人,有些爛案子到底要不要接,取決於你有沒有好的商業模式使你找到好的案子,如果沒有,那就只能接爛案子與爛客人的單。

所以選擇權會隨著自己的要求增加而越來越多,就跟品味一樣,小時候覺得速食很好吃,長大後就覺得味道好像沒有以前這麼美味,那是因為你吃過更美味的食物才會這樣。

而選擇權越多,所承擔的責任就越重,小朋友時期覺得大人能夠隨手掏錢,想去哪就去哪沒有限制很爽,但長大後才發現什麼都要錢,根本沒辦法負擔這麼多。

所有的選擇權都是用價值換來的

今天你可以划手機看訊息,來自於你工作賺錢換來的價值,而你能夠有工作是基於你老闆或自己在市場上換取價值後才能夠下放的職位,市場能夠順利運作則來自於社會、政府、經濟過去與現在持續聯手的結果。

選擇權越多,責任就越大;相對責任想要越小,你的選擇權本來就會比較小。

若想要維持現有責任就好,不想變小或變大,你就得擁有維持此資源的能力。

比如你只想做外送員的工作就好,那你就得保證收入規則不論怎麼改,你都能夠擁有達到該薪水的能力。

像是原本一天跑 20 單就夠你生活,但未來因為規則更改你得跑 40 單才能達到過去一樣的生活條件,否則就得縮衣節食。

李小龍的一句話

當你經歷前面三類別,看過更大風浪、探索多種意識形態、擁有更多選擇權,這三個等級都比別人高一等,那麼你平時面對生活的突發事件都變的沒那麼大驚小怪。

只因為你大腦內經歷了各種大小、角度切入的經驗,又加上擔起責任獲得應該有的選擇權,使你能夠運用此資源度過難關。

李小龍曾說:
「以無法為有法,以無限為有限。」

以無法為有法,這告訴我們不要只拘泥於某個策略中,當我們了解及運用學會各個不同門派或手段後,就要拋下既有框架,面對現有問題,拿出過往各門派能用的都拿出來試一遍,更厲害的可以擬訂出全新策略。

以無限為有限,不要去限定自己的能力只能到何時為止,如同我們別只設定自己的責任到何時就不要擴大,而是要先想像大責任無限大時,我們應該要如何對應這個狀況,並設計出相對應的成長策略。

像我大學時的想法是待在一間公司做到老為止,到後來決定轉到行銷領域,認識 PUA 系統,後續接觸 NLP 領域,到 NLP 的時候我真覺得 NLP 就是真理了,只不過聽了老師說 NLP 他不夠好,但他是目前最好用的工具。

所以到現在看到很多人把紅藥丸視為真理,我反而看到過去的自己,紅丸是其中一種意識形態,你只能在「現場」才能夠看到真實的兩性互動情景。

NLP假設前提之一 :「地圖並非疆域」。

意思是你手上拿著的地圖並不代表實際現況,比如地圖上明明沒畫小島,但真實情景上竟然有個小島,那是因為先前畫地圖的人還沒有發現。

以無法為有法就可以運用在此情境,不必拘泥於你所理解的知識系統,你反而要帶著知識系統去認識這個世界,並且依照自己過往經驗對世界做出反應,藉此逐漸凝聚出你認為的世界樣貌與自己的知識系統。

結論

1、處變不驚,屬於價值交換的產物。

2、把一個技能學到專精,是處變不驚的基礎。

3、整合不同領域的知識技能,能使你原有的專業更富有創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