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筆記】10 | 反脆弱-2 :追求穩定反而容易產生毀滅

在整個大自然群體之中,個體是為了群體進步而存在。

你可以想像,人類過去是依靠遷徙的方式來避開寒冬的來襲,直到農業時代才開始在河川旁邊定居,種植玉米、小麥作為能量來源,並且製作防寒衣服抵禦寒冬。

但是從遷徙到定居的轉變,並非短時間內就能夠達成,中間必須經過嘗試錯誤法不斷試驗後才變成現在定居的樣子。

比如今天他們找到河川旁定居,覺得有水邊種植食物會比較方便,一部份人去外面打獵砍柴,而一部份人就先在河川旁紮營。

沒想到他們的河川是在下游,一場大雨之後河川馬上漲起變成洪災,原本在紮營的人來不及逃跑被捲走犧牲。

但這個犧牲卻能夠讓整個群體的人了解到河川下游是不能夠紮營的。

於是經過不斷的犧牲並且重新學習,才學會要在哪個河川旁紮營不會有危險,種植食物範圍一次要多大,要離河川多遠才合適,一個群體帶隊出去打獵幾個人才適合,等等知識。

這些都是過去犧牲的那些英雄提供的資訊所得來的結果。

而我們現在所處的環境、所用的物品,精密到你的電腦,簡單到你的原子筆、A4紙,都是經由不斷演算之後才到我們這裡的,至今也持續演算著。

所以當一個群體要進步,勢必要有小部分的人群犧牲,當有人刻意讓社會都公平,就勢必會產生無法調整得嚴重混亂。

如果每個人都跟你一樣興趣,跟你一樣程度,跟你一樣努力,沒有誰好誰壞,不管你做不做都跟其他人一樣,那你到底做還是不做呢?

經濟學裡著名的「市場無形之手」,如果在市場上沒有人刻意操作,一個物品的價格是由市場來決定。

反脆弱一書裡舉了個例子,當公司規定商品一律統一價格,沒有哪家廠商能賣便宜,也不能賣貴。

原本以為這樣對所有消費者公平且安心,沒想到統一價格反而讓消費者更容易起疑心,也讓投資者對於小動作更加敏感。

當有廠商意外調整價格,投資者會覺得是不是突然發生重大事件,於是股價更容易出現大變化。

另一個例子是受雇者VS自由工作者的差別

大部分人會認為受雇者在公司底下領固定薪水,應該算是穩定的工作,而自由工作者有時有賺錢,有時沒賺錢,很不穩定,隨時都會丟了飯碗。

受雇者雖然每個月一定都能預測到薪水會有多少錢,但也因為如此,他不曉得自己這個月拿到的薪水,跟自己的付出的產值之間是多少比例。

比如他現在的工作其實沒什麼產值,雖然還是有錢領,但受雇者對於自己漸漸失去市場價值這件事完全不知情,直到有一天被公司辭職時,他才會知道原來自己跟市場已經脫節許久。

而自由工作者雖然有時賺錢有時沒賺,但是當他每個月收入逐漸減少時,可以了解自己的商業模式是有問題的,或是在銷售上、產品上的某個環節出了差錯,導致客人逐漸減少。

這時的錯誤不算太大,是能夠調整的範圍,於是自由工作者是隨時能夠根據市場回饋來調整自己的商業模式或產品價值。

正如我每天寫文章,也能夠依據文章流量來判斷大家對於什麼比較感興趣,比起花一個月寫一篇文章,我選擇每天寫文章來檢視自己與市場的重疊程度到底有多少。

較小個體為上一層群體服務

個人為整個都市服務,都市為國家服務,國家為世界服務,世界為地球服務,地球為宇宙服務。

那誰服務個體? 就是細胞。

當我們飢餓超過一定時間,身體系統會先將老廢細胞給吃掉,飢餓就是壓力來源,為了抵擋壓力,系統會先將沒有作用的細胞先吃掉。

所以那些說沒有吃會掉肌肉的,事實上並不是這樣,身體是一個非常精密的系統,比任何人類製造出來的一個機器還要精密,這也是透過犧牲與進化不斷演算下來的結果。

如果你的基因是不吃會掉肌肉,那就會沒力量獵捕食物或逃跑,在古代早就比別人先死一步無法延續基因了。

你的人生規劃需要照著走嗎?

每次新年都會做出新年規劃,撇除沒有行動的人之外,真正有照著走的部分其實很少,更多的是在執行中找到更有趣或更有價值的事情,而朝新的方向前進。

這就像你今天只是想去圖書館借本書翻翻,沒想到在路上遇到久不見的老同學,剛好你們倆都有空於是相約去咖啡廳做一個下午。

如果你追求穩定,拒絕這次機會堅持去圖書館,留下聯絡方式下次再約,也是可以。

但如果遇到的老同學跟你說最近有一個職缺剛好是你可以勝任,也在你家附近,並且薪水是你現在的1.5倍,只是老同學說他等等就要去公司面試報到者,你依然會選擇去圖書館嗎?

結論:

1、持續收到真實回饋才來的及做調整。

2、越想刻意穩定市場或系統,反而增加一次性毀滅的風險。

3、你的身體、心智是很精密的系統,對什麼有反應就先去嘗試看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