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算是脫離苦海嗎?

網友在此篇回覆:
「我會選擇死亡,因為我的痛苦都來自人類,讓我活個 80 年就是極限了,即使能活千年你還是要工作,而你也只有 24 小時,而且你要幾歲退休,要我再花幾百年退休我原地自殺。」

我從回覆判斷,網友認為活著的痛苦原因來自於其他人類與工作,就如阿德勒所說,人類的所有煩惱都來自人際關係,且認為不論活多久都一定要工作,最好的生活方式就是退休,若還要工作幾千年我寧願就地自殺。

這就讓我想到希臘神話裡薛西佛斯的故事,薛西佛斯在故事中因得罪眾神遭受懲罰,這個懲罰是必須將一顆巨石推到山頂,當石頭到達山頂後又會自動滾落到山腳下,這時薛西佛斯必須重新將石頭推到山頂上日復一日。

一聽,就很像我們現在多數人類的生活一樣,日復一日做一樣的工作,一開始好像有某些意義,但時間一久後反而沒有了意義,只剩下機械式的動作,那麼,我們該如何面對這一系列的過程?

你或許曾有過下段經驗:
在上班或上課途中停紅綠燈時,突然發覺這一切好像很沒意義,就算到了學校或公司賺了錢又如何,隔天仍然要在規定時間內起床到指定地點做些重複的動作直到下班,時間一拉長就是開始交女朋友、結婚、生子、退休、老死,一切都沒有意義,只有機械式動作。

不論你的財富有多少,聲望有多少大,地位有多高,最終還是要回到無意義的輪迴,如同我上篇所講的,你常受到同樣量級的刺激後會疲乏,之後就要更大的刺激才能夠有快樂的感覺,如此持續下去一千年,你是真的快樂嗎?

又或者你今天解決了一件問題,接著又會遇到新的問題要解決,最後就是無限的解決新問題,那麼這個過程有什麼意義?

當我們面對虛無的人生,多數會採取下列三種行動:
1、自殺
2、宗教信仰
3、享受當下

第一點「自殺」,也就是網友一開始所選擇的自殺,自殺在我國中時期就有想過,那時是說服自己活著還能有更多的可能性,加上自己膽小懦弱所以沒採取此方案。

但看了哲學家卡謬說法,他則說明自殺是逃避面對現實的荒謬,事實上你並沒有真正解決眼前讓你感到虛無的狀況,你只是選擇逃避。

第二點「宗教信仰」,你並不是找到解法,而是把責任歸屬到信仰上面去,你把遭遇的一切都歸咎到信仰上,不論是好是壞,一切都是宗教信仰所決定,你仍沒有解決問題,如同心靈自殺。

第三點「享受當下」,你會認為世界沒有意義,是因為你想得過多了,你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要先想到這件事情在未來能帶給你什麼,接著才要做,這是策略方面,不過在你確立好策略後,你在執行過程仍然在思考你執行之後是不是真的會得到你要的,又或者思考著就算得到了又有何意義,那麼你就會進入虛無主義的狀態。

所以要防止自己進入虛無主義,就是在策略好之後,開始執行時就請專注在「將它完成」,也就是享受當下,什麼是享受當下? 專心完成每一件事情,完成就好。

那麼意義怎麼辦? 你必須接受無意義,而學會享受當下才能學會接受無意義,什麼意思?

如何接受無意義?

我用情緒來比喻,你因為某種原因而生氣時,你想著不要生氣反而會越氣,因為當情緒來臨時,你越是抗拒情緒,它越是會反彈帶給你更多情緒,要減少情緒反應,你必須接受自己生氣的情緒,想像生氣的情緒如同一股能量,接受它流過你全身上下,你經歷過這些情緒後,生氣的情緒自然就會漸漸消散而去。

接受無意義也是,當你越抗拒沒意義的生活,你越是發現生活中幾乎都是無意義的事情,你會認為所有事情要有意義才有意義,這狀況代表著你已經進入虛無主義的框架裡,也就是想太多。

要從框架裡拔出來,你必須讓自己的意識回到當下,也就是專心投入在此時作的事情當中,將它完成,專心地完成每一件在策略時設定的每件事情。

當下的你可以做什麼?

若你本來就有計畫,就專心完成計畫當中的事情,從最小、最容易的事情開始就好,一次吃一點點即可,其實這就是累積習慣的過程。

要是你本來就毫無計畫呢? 那更簡單,從過好生活就好,什麼是過好生活?

房間打掃清潔、調整自己的生活習慣讓自己更健康,比如身材、睡眠、飲食,自己外貌打理,穿搭、皮膚品質、肢體語言培養。

若真的胸無大志,你可以去圖書館繞個一圈,把你有興趣的書名記下來,接著盤點這些書當中佔哪個領域最多,你可以從那個領域開始研究起,因為那領域是你目前最在意的地方,無論是否有沒有要解決某件事情,你的注意力在哪裡,就從哪裡開始。

人生是自由的

網友的回覆,可以猜測的出來自己未來肯定永遠都在工作,這是對自己未來人生做了肯定的定義,但人的本質是自由的,白話文就是可以因為時間與環境產生變化,過去你在工廠內工作 5 年,長期沒有與人相處機會,造就下來的你是比較不善常言詞的。

要是你開始從事需常與人接觸的行業,比如服務業,持續工作 1 年你也會開始懂得與人交談,交談過程中還能夠有餘力去觀察對方的肢體動作與臉部微表情。

從上文中講到的接受無意義,這時我要加上一個:「接受不確定性」

我們希望做的每件事情都要有意義,這是因為我們不能接受突如其來的可能性,最大原因是不希望受到傷害、浪費、犧牲的結果。

但我們從未想到,要是這不確定性能帶給我們從未想過的好處呢? 那豈不是更應該讓不確定性有機會進入我們的生活裡?

每個世界與生命都沒有意義的好處就是,我自己能夠給予每個生命與緣分一個自認為的意義。

延伸閱讀: 【閱讀】反脆弱-1 :如何認識有價值好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