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沒有絕對真相,只有你自己建構出來的真相

最近中秋連假看完一部關於量子力學的電影,《What the Bleep Do We Know?》,說實在,看完也覺得沒有很懂這在講什麼,於是另外看了一部 20 年前的電影《駭客任務 1》,來分享一下這兩部的心得,關於我現在對真相的看法。

回憶到我年紀最小的思考大概是幼稚園到國小附近的時候,那時知道地球外面是宇宙時,我就在思考那麼宇宙的外面是什麼,不過也只有想到這問題,沒有繼續探究,這是我記憶中最早對於真相的思考。

第二次對真相的思考也是差不多時間點,那時我突然有個想法,這世界會不會只有我擁有自我意識,而其他人的全部行為反應都只不過是被操控出來的?

不過這想法也一樣,持續了幾天後就漸漸忘了,畢竟玩樂才是那時候最重要的。

第三次的真相思考是在國中時期,那時的我被分配到資優班,整天都有一堆考試等著我,普通班級七點半之後到學校算遲到,而資優班規定七點前就要到教室了。

而七點十分就要開始寫考卷考試,就這樣持續了三年之久,那時候覺得人生過得很無聊,每天考試,放學後就去補習班,補習班結束後就是機械式地打電腦舒壓,什麼事都不想幹。

第四次思考真相是在 18 歲選大學之後,那時灌輸一個觀念,你必須讀好書、上好大學、畢業找到工作、交到女朋友、結婚、退休、享清福。

我每次講到這裡都喜歡把享清福這件事改成「當個等死的廢物」,那時很多大人都如此教育我們,而我那時候就很討厭這種生活模式,我不確定現在學生還會不會有這種觀念。

仔細想想就會明白,你拿大把青春在過不喜歡的生活,直到年紀大了體力不足才要開始自己的遊戲,那中間要是發生什麼事情讓遊戲提早結束,豈不是全盤皆輸?

然而這時候才是我開啟真相的起點,因為從高中到大學班級上都沒有女生,所以一直讓我很想交女朋友,才開始學把妹技巧、心理學、說話技巧,從來不看書甚至討厭書的我,也漸漸開始願意看書。

透過閱讀,我才發現原來世界可以這麼大,原本那些大人的話我都當作是過來人的經驗,但是我閱讀更多強者寫下來的經驗,我才知道長輩過去講的那些經驗根本沒有依據也沒有效果,只不過是他們自以為有效的方法。

比如交女朋友就是要送對方禮物討好對方、要做業務就是要很會說話、接生意就是要應酬、把錢存下來不要亂花、不用打扮外表有錢比較重要、多吃澱粉類才不會餓到等等各式各樣的奇怪知識。

我們從小就開始灌輸這些假資訊,直到我們長大化為我們成長的阻礙,有的人不曉得這些是阻礙,還奉為聖旨來執行,於是進入了人生痛苦循環,明明越做越痛苦,卻一再告訴自己「人生嘛,誰不是這樣呢?」。

嘴巴說的「誰」,指的也不過是同公司的同事,還有周遭跟自己很相似的朋友,要是他認識老闆階級、富二代階級,就不會是這種想法,甚至他自己其實都看的見,只是假裝看不到罷了。

「我們總是只看見我們想看的那一部份」

何嘗不是如此? 當別人犯錯時都可以指證他可以怎麼修正,但是當我自己犯錯時,我反而會先找藉口逃避責任,認為不是自己的問題。

而要清醒的犯錯,只有在你事後想起這件事,記著在下一次發生類似狀況時讓自己清醒一點,才能藉此慢慢修正自己遇見失敗的甩鍋反應。

過去十年我相信這世界有一個真相,需要靠我自己去尋找,不論是把妹方法、賺錢方式、生活方式,我都希望能夠有個聖杯能引導我前行。

但在今年我的想法改變,認為要邊做邊打造自己習慣用的方式,才是自己的真相。

因為我過往的思維遲遲無法讓我達到目標,拖延很久卻沒有任何成就,於是開始改變作法,無論如何先行動再說,也是因為先行動的關係,變成三分鐘熱度,接著我再次修改,變成最小可行方法開始執行再說,就變成現在每天固定寫作的習慣。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真相」,但真相也會隨著你的格局增加或時間而逐漸改變。

比如以前時代你送女生禮物討好女生是有效果的,但是這個時代女生已經不缺物質享受,她們現在都還比大部分男人會賺錢,反而缺的是精神上的滿足感,所以你若用過往物質策略不一定會有過去的那種效果。

或者是過去大家認為要找個好公司,這樣就不用擔心下半輩子無飯可吃,但現在情況卻不是這樣,你反而要擁有一輩子學習的心態,不只你的主業收入,另外還要有其他額外主、被動收入,才能夠抵擋突然而來的衝擊,比如公司倒閉、這行業已不值錢、公司改成獨立合作模式,不請員工、工作被AI取代。

如果你要靠近真相,就必須承認自己眼前的失敗,接著果斷調整方式直到看見效果為止,如同我過去拖延許久,最終要換個方式才能夠看見新的改變,當你成功看到你要的效果或成功達到目的,這個方法就是真相嗎?

當你到達那個時候就可以告訴我答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回到頂端